中国医药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4|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医疗服务的长链条限制了互联网医疗的规模化

[复制链接]

358

主题

742

帖子

189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9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自从数字医疗在美国兴起以来,其自身的增长虽然较快,但却主要集中在医疗机构之内和之间的协同,完全脱离线下医疗机构并商业化的公司体量都较为有限。虽然一级市场的估值仍然较高,但上市后,无论是在公司营收和市值上,其规模都远低于预期。而且,从增速来看,大部分公司在营收规模基数较低的情况下,已经出现了明显放缓,不得不更多依赖外部并购,但这又推高了自身的负债,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对长期发展形成压力。

互联网医疗难以规模化的主要原因不仅在于传统的医疗服务所面临的挑战,这包括医疗需求难以被创造、医疗技术自身的复杂性导致服务方强势以及人性难以接受持续管理这三点;还在于医疗服务是一个非常长链条的服务模式,更多的在线下的医疗机构展开,难以全面复制到线上。因此,虽然互联网擅长推动短链条服务在线上完成,无论是日常的娱乐、餐饮和打车等都具有即时性,交易一次即可完成;但是,互联网却只能在医疗领域寻求服务于整个链条之上的几个环节,也就难以成为全能型的平台,只能成为线下服务的辅助工具。

与其他消费不同,医疗服务的整个链条较长且高度受制于服务方,从问诊开始,到检查、复诊和配药以及可能的进一步治疗,仅仅门诊就需要多个步骤,如果是住院,则从入院到出院所需的服务流程和环节更多。在所有这些环节中,互联网主要服务的是院外,从门诊导流到线上问诊,处方外流到药店或网络直接配送,再到出院后的康复护理及复诊等。在这其中,在医疗机构内的问诊和住院是核心,互联网则只能去维护和完善基于其上的服务。

因此,如果要突破长链条的限制,就必须在线上去构建可代替线下的体系,但线上问诊受制于诸多因素,更多的集中在针对小病和慢病的药品获取。由于无法做检查,医生在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的前提下并不能提供很好的就医体验,病人对线上问诊也抱着怀疑的态度,只是需要购买处方药的时候才会积极使用。根据2015年Doctor on Demand在一次会议上的发言,远程问诊中得到差评的往往是那些严格遵循医疗规范的不给病人随便开药的医生。这也表明,远程问诊即使在美国也有向所谓的“开药门诊”方向发展。

在无法绕开检查等核心问诊要素的情况下,互联网即使突入了问诊环节也只能在门诊领域的开药环节发挥作用,无法将整个流程全部涵盖。而在其他服务环节,院前的疾病管理和院后的急性期后服务是互联网较具优势的。美国在推出价值医疗之后,这一部分服务获得了较快的增长,也催生了一批互联网医疗公司。不过,这部分服务也有另外一个问题,医保在疾病管理和康复护理等领域的赔付金额不高,病人参与的热情也不高,需要医疗机构与第三方互联网服务共同为病人提供协同服务,这导致整体营收有限,扩张也不会很快。

因此,医疗服务虽然是一个大产业,但其自身的长链条服务环节导致互联网在其中可获得发展的领域被分割成一个个的独立板块。由于不能将问诊彻底搬到线上来,互联网无法整合医疗服务,也就无法去抓住产业的主要发展规模,只能在断开的几个领域去逐步拓展。

而在中国市场,医疗服务链条本质是断裂的,这导致了互联网医疗的规模化更为困难。

医疗服务链条的割裂是指医疗服务的每一个环节都是断裂的而没有有效的衔接,对于病人的治疗也是集中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整体性服务的思维。表面来看,医疗服务链条的割裂有着诸多原因,比如医院之间的竞争、医生之间的竞争、医生不能自由执业和中国医疗行政管理的多头等。但事实上,服务链条的割裂是由于支付方始终没有能力来对医疗体系进行有力的制衡,也就无法理顺服务链条,最终导致了整个医疗服务链条的完全分散和各自为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8

主题

742

帖子

189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94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无论是线上的还是线下的服务,每个服务主体都有着自身的利益诉求。长期以来,服务方更多的是推动现行医疗体系内最能赚钱的部分来大规模发展,不能赚钱的则逐步弱化。举例来说,医生的收入主要来自产品,对病情的诊断正越来越依赖仪器检查,治疗的方案也主要依赖药品和手术,而对于产品之外的服务如复诊和疾病管理的兴趣越来越小,因为无法从这些服务中获取相同的收益。这就慢慢扭曲了整个医疗服务,使得服务链的断裂越来越明显。

在支付方强势的体系下,任何新型的医疗服务都是为了弥补医疗服务链条的不足,从而更好的为病人提供完整性的服务,最终达到控费的目标。比如,美国的数字医疗是为了弥补门诊之外的服务欠缺,提供更多的诊前和诊后的服务,以帮助病人更好的提升健康水平。这些服务并不是原先就缺乏的,而是原先线下就有,但线上的服务有助于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而在中国,支付方较为弱势,无法去整合服务链条,长期只赔付诊疗环节,诊前和诊后一直是赔付较为薄弱的,这导致医疗服务链条整体是断裂的。这也就是很好理解为什么在一个线下本身就很弱小的服务上去嫁接一个线上的服务,从根本上就违背了常识。

由于中国的医疗服务收入主要来自问诊,院前和院后很难有规模化收入,所以市场才会更关注问诊的线上化这一环节,但这一环节本身更多带来的是药品销售,仍然事实上只能围绕医疗服务的一个环节。随着医保将问诊纳入报销范围,线上药品销售将获得发展,但由于医保要求线上只能使用线下的医保额度,这导致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很难在其中分一杯羹。

因此,由于医疗服务的长链条特性,互联网只能覆盖其中的几个环节,这导致其可发展的市场规模较小。而在中国市场,由于线下医疗服务链条的割裂,互联网医疗可覆盖面更窄,且受到医保的高度制约。这导致互联网医疗很难真正的规模化,只能在非刚需性的消费医疗等大健康的领域去开拓规模。

原标题:医疗服务的长链条限制了互联网的规模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医药信息网 ( 京ICP备08005588号 )|客服QQ:736950002

Web
Analytics Made Easy - StatCounter

GMT+8, 2020-3-31 09:00 , Processed in 0.1391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